浅谈通识课程在学分减免(转学分)中的作用

中国近现代史-思想品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军事理论-大学语文-通识课程-课程描述

经常有同学会问,像诸如中国近现代史、思想品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军事理论、大学语文等等基础课公选课(即通识课程学分)是否要递交课程描述的问题。其实这类问题的提出,也就表现出了同学们对于国外大学,尤其是北美大学学科学分设置的不了解。一般来说,北美大学在大一大二实行的是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学生在进入大学的时候都是不确定专业的,这是为了让学生在本科阶段可以充分接触人文、艺术、社科、数学等各个学科,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做到全面发展。也为了鼓励学生去尝试和探索不同的科目,从而在大二下学期可以确定自己喜欢并适合的专业方向。而这与中国大学在前两年的设计从初衷来看是一致的。这也是为什么经常有同学将国内大学前两年的一些通识课程,甚至是“ZG特色”的通识课程成功转入北美大学学分的原因。

那么又会有同学问:“为什么中国近现代史能转入北美大学?为什么我的马克思主义原理也转成了?为什么大学语文也给我减免北美大学的学分了?”其实这就涉及到了转学分中的两个大的组成部分,即Spedificied Credit Transfer与Unspedificied Credit Transfer,直译就是明确性转学分与非明确性转学分。前者很好理解,明确性转学分就是国内某门课直接对应转出的国外大学的某门课,例如国内的大学物理对应海外大学的大学物理,连名字都一样,是不是很好理解。而后者非明确转学分。说的是国内的某门课,在海外大学并没有很明确的一门课与其对应(例如课程名字相同或大体相同),但负责评估课程描述的学术顾问仍旧认为同学在中国大学上过的这门课,可以作为抵消一部分学分的科目。例如刚刚提到的中国近现代史可以作为海外大学History部分的学分,马克思主义原理可以作为Sociology这个大模块下的通识学分,大学语文可以作为Second Language部分的学分。当然了,在课程描述的制作过程中,课描内容仍旧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例如马哲一定要尽量写成欧洲正统的马哲,而不要过于像我们真正学的那样来写。